正文 第2311章 犹大的用法

    


    一整天,忌野静流都有些迷迷糊糊的,她不明白仓桥京子为什么找她。

    她已经和周围的人打听过了,仓桥京子是阴阳厅厅长仓桥源司的女儿,按理说,和想要夺权的咒禁道之间是绝对对立的,可是看仓桥京子那态度似乎是想要交好她?

    是因为不知道她的身份吗?

    只是因为那个男人交给她的十字架就来交好她,仓桥京子和那个男人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抱有这种疑惑的忌野静流在放学后跟着兼职监视她的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一起朝着女生宿舍走去,然后她们一同看到了让她们很不适应的一幕。

    那个在咒禁道中,杀伐果断,一言决他人生死的咒禁道次任当主,此刻竟是手持扫把,好似普通清洁工一般,清扫着宿舍地面。

    “姐姐!?”

    忌野静流很是诧异,她印象里忌野刹那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对此忌野刹那倒是很坦然。

    “我们是战败者,能够有一条活路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用担心我,我没关系的。你呢?学校感觉怎么样?”

    实际上忌野刹那并没有她说的那么轻松,对于从来没有做过家务的她来说,清理整个女生宿舍的任务真的是很辛苦的工作,但为了忌野静流,她决定将所有委屈和不甘全部承受下来。

    忌野静流不知道忌野刹那的良苦用心,只是对眼前的景象感到心痛。

    “我过的还不错。”

    想了想,忌野静流没有将仓桥京子要找她的事情告知忌野刹那,她不想再给忌野刹那增加负担了。

    所以在大概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能说的都告知忌野刹那后,忌野静流便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里。

    她认为这样就可以糊弄过去了,但忌野静流忽视了一个问题,她的姐姐,可是会读心的。

    虽然在诸多人员的监视下,她不能使用咒术也不能召唤灵兽,但读心这种能力是被动的,完全不需要消耗灵力就可以使用,所以忌野刹那当即就知道了忌野静流晚上要去找仓桥京子的事情。

    和之前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超灾对策室身上的忌野静流不同,忌野刹那早早地就调查了阴阳厅的情况,并对仓桥京子有那么一点了解。

    仓桥京子所言的灵刀以及十字架,让忌野刹那也很是好奇,照那个仓桥京子的说法,所有可以化为宝石状的灵刀都是那个叫白井月的男人给出来的,那么那个男人图什么呢?

    兴趣使然忌野刹那是不信的,谁兴趣使然会给出那么多珍贵的东西?

    图人?

    不管是谏山黄泉还是仓桥京子,亦或是忌野静流,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丽少女,可若白井月真的有这个心思,应该早就下手了才对,别人就不说了,仓桥京子绝对属于可食用范围了。

    可是据她观察,那个名为仓桥京子的少女,还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呢。

    白井月这个人太过危险了,忌野刹那实在是不想让忌野静流和白井月再有什么牵扯,可是忌野静流身上的约束之键是白井月的所有物,虽然忌野静流现在能够对其进行控制,但显然白井月是随时可以将这份控制权收回的。

    思量再三后,忌野刹那叹了口气,只好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夜幕降临,忌野静流从床榻上爬起,穿好衣服后悄悄地来到仓桥京子的门前,抬手轻轻敲门。

    “进来吧,门没有锁。”

    忌野静流推门而入,还不等她和仓桥京子说些什么,仓桥京子一把拉过她的手,进入了位于宿舍一角的圆形传送门中。

    浓烈的失重感让忌野静流下意识地将灵力注入到犹大的誓约中,准备召唤出犹大的誓约保护自己,但往日瞬间便可以沟通的犹大的誓约,此刻竟是如同死水一般,毫无波澜。

    “不要太紧张了,这里很安全的。”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忌野静流缓缓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了将犹大的誓约交给她的白井月。

    不知为何,看到白井月的瞬间,忌野静流就感觉内心平静了许多,她环顾四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带她过来的仓桥京子正站在门一样的物体前,低头检查着什么,之前在班级里认识的少年奴良陆生一改之前的形象,浑身散发着妖气跪坐在白井月不远处。

    之前见过面的水银灯,正和另一个孩子在房间的角落中玩闹,一身寒气的雪女忙碌着做着饭。

    “这里是?”

    “这里是我的现在的临时住所。”

    白井月微微耸了耸肩,笑着对忌野静流说道:“也是我每天晚上教导弟子的场所。”

    “弟弟子?”

    “嗯,京子和陆生都是我的弟子,他们跟随我学习如何战斗。你的话拿了约束之键的你其实勉强也算是我的弟子,怎么样,要和他们一起跟我学习吗?”

    忌野静流看了看仓桥京子,又看了看奴良陆生,很是犹豫,白井月看出了她犹豫的原因,补充说道:“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这里没有人会在乎这个,你只需要告诉我,要还是不要就可以了。”

    忌野静流的心脏急速地跳动着,她抬起头看着白井月的双眸,喊道:“我要!”

    在经历过之前的事件后,忌野静流内心升起了对力量的渴求,如果她有足够的力量的话,或许那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所以此刻,面对跟随白井月学习的机会,她几乎没有做任何思考就答应了。

    “那好,以后每天晚上你和京子一起过来就行了。唔,和他们两不同,你的情况有些特殊,灵力的修炼可以暂时缓缓,主要还是对犹大的誓约的运用。”

    看着忌野静流脖颈上挂着的十字架,白井月嘴角微微上扬,问了一个可以让忌野静流思考很多年的问题:“你知道,犹大有几种用法吗?”

    “啊咧?”

    自此,忌野静流开始跟随白井月学习如何使用犹大的誓约。

    时间缓缓流淌,众人的生活重归平静,静谧得仿佛什么战争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数月的时光就此消逝,眼看着上巳节又快到了。u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手机下载版 澳门百家乐 申博138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代理有限公司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免费开户 菲律宾申博在线开户登入 www.38818.com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娱乐手机版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太阳城注册 老虎机游戏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菲律宾太城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