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再遇

    大凌河。

    烟波浩渺。

    一艘客船晃晃悠悠顺流直下。

    船上有商人,有书生,也有一些老实巴交的百姓。

    因为刚刚出得港口,还没有远行的疲惫,这些人大多探出头来互相交谈着。

    更有一些人站在甲板之上,看着大凌河的浪花朵朵。

    “上了船就没事了,到了凌波府,就能逃脱追击。”

    船头之上,一个头上戴着轻纱斗笠的女子轻声说道。

    她时不时的伸手抚摸小腹,眼中有着释然。

    透过轻纱,能看得出她的脸色苍白,似乎是有病在身,更或者是有伤。

    来到亭山之时,她走的是陆路,晃晃悠悠的路上走了月余时间,那时心情大抵是灰暗的。

    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自己就已然要离开,而且是逃离。

    就是不知道,到了京城之后,父亲会怎么想?

    “小姐,你的伤没事吧?”一个背着长剑的高挑女子茫然担心问道:“要不,就进船舱吧,这里风大。”

    背剑女子左臂鼓鼓囊囊,比起右臂来显得有些臃肿。

    细心的话,能看出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并不太灵便。

    这人正是侍剑。

    看这主仆二人风尘仆仆的模样,身上也带着伤势,应该是经过了一番激烈厮杀。

    “若非顾忌文主簿带兵封锁要道,也不至于杀一个熊武,就这么艰难。”

    “是啊,这毕竟是别人的地头,能速战速决最好。幸好李大人把大量高手带到了亭山之上去了,否则,咱们想跑都跑不了。”葛舒庆幸道。

    嫁到亭山县有一段日子了,对这个小小县城里的强大实力,她也有些心惊。

    尤其是县尊李淳,还有那青云道的道士,她自问凭借自己两人,任凭来的是谁,都没办法对付。

    “你还叫他李大人?那李贼竟然想把小姐杀死陪葬,真是毒辣。还有,李同林也是特别恶心……依我看,李家就没一个好人。也不知老爷到底怎么想的,这亲事,竟是把小姐推入了火坑。”

    侍剑是个直爽性子,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完全不想掩饰,当下就破口大骂了。

    “你啊你,这红尘俗世,恩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的,每个人都有难处,我也不怪爹爹,唉……”

    葛舒温婉的笑了笑,淡然说道。

    虽然自身际遇实在是并不怎么好,她也没有太多难过,颇有着一种看淡一切的从容豁达。

    转头望向大凌河两岸风光,看着看着,本是平静无波的眼中,就有了一些伤感。

    “那一次,也是在这条大河之上,萧郎护着我独战恶蛟,最后血洒长河。虽然胜了,也是败了,可是,我却再也见不着你。”

    要说那是虚假吧,可是腹内孩儿时时刻刻在提醒着自己,那一段风花雪月的事情,实是真实无虚。

    若说是真的吧,可是,这世间哪里有什么萧郎?

    甚至,东山之上那一捧荒茔,也根本找不到吧。

    真做假时假亦真,有些情绪是剪不断,理还乱……

    葛舒叹息一声,眉眼耷拉,就有些凄苦。

    旁边的侍剑张大小嘴,伸手掩面,她知道小姐又在想着某个莫须有的萧郎了。

    可是,她天天跟着自家小姐,从来就没见过某人。

    难不成小姐是在做梦?

    劝小姐节哀顺变吗?又不知从何劝起。

    可是,小姐真的怀孕了啊,真是见了鬼了。

    心中各怀忧伤,主仆二人渐渐的就失去谈性。

    只是看着波光鳞鳞,觉得四周人声特别烦人得很,当下就想进入船舱。

    “那是什么?”

    船上突然响起一片惊呼。

    紧接着就有几个汉子沉声喝道:“停船、靠岸……”

    “都不要慌,不要大声喊叫。”

    从亭山方向,顺流直下,遥远的天空此时已经变得青莹莹一片,一朵巨大青莲似开似谢轰然压下。

    隔着还远,庞大至极的压力轰然压落。

    数里范围之内,潮平浪伏、。

    两岸树木瑟瑟摇晃,发出咯咯声响,似乎不堪重负,就要折断。

    船上所有人都感觉身体一沉,所坐船只,也在同一时间,陷下去数尺,差点就被压沉了。

    “青莲剑广陵,那是元神御剑,是谁惹得他如此大发雷霆?不惜惊扰百姓。”葛舒一眼望去,脸色就变了。

    青莲剑其人,葛舒当初在紫霞山学艺之时,听师父文清说过。

    那是青云道鼎鼎有名的厉害人物,就算是在紫霞山上,也只有几个名宿师祖才能对敌。

    她还说过这一位笑傲天下,四处斩妖伏魔的事迹,听得人热血沸腾。

    当日文清曾叹息着,如此人物,恨生平未曾一见。

    葛舒小姑娘那时还很纯真,听着听着,也是心向往之。

    没想到,自己下了山,却在大凌河上,见着了这位文清师父都很是敬佩的元神高人。

    虽然只是见着剑光,不见其人,但其人风采却是窥一般而知全豹。

    不知是哪一个大妖巨魔,惹动了这位出手。

    要倒霉了吧。

    自己千万别遭了池鱼之殃才好。

    葛舒心知,元神高人的攻击手段,就算是余波也很难经受得起的,就要提醒侍剑小心防备,不要大意。

    视线一转,就见身边的侍女呆呆的望着河水上面,眼睛一眨不眨,惊异道:“那人好眼熟,小姐你看,象不象东山普渡龙神庙的神像。”

    “竟然是他。”

    葛舒身形晃了晃,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白衣胜雪,一剑在手踩着水面狂奔的人影,是那么熟悉。

    “萧郎……”

    她差点惊呼出声,不是已经亲手埋葬于东山之上了吗?

    ……

    萧南一路奔向大凌河,倒不是想着能逃脱对方的追击。

    元神心念既然锁定了自己,无论怎么逃,终究还是要做过一场,他心里自然有数。

    他只想着,自己能跑得远一点,至少脱离了亭山,阿青那傻丫头就不会被人发现。

    等会自己若是玩了一个原地消失,对方穷搜不舍,那也只在大凌河上搜来搜去,没什么大碍。

    再一个,他在琴心女神的残余心念中,知道这浩浩荡荡大凌河,其实是一头厉害黑蛟的地盘。

    这头黑蛟,近些年来一直未曾出现,或许是在养伤。

    但萧南知道,对方一定没死,而且,并不会象自己生成的幻境之中那条一样不堪一击。

    事实上,能与琴心女神拼个你死我活的黑蛟,早已证得水君之位,也就是元神境。

    一般的小鱼小虾进入河道,黑蛟自是不愿理会。

    若是同样等级的敌人入侵,他会不会出头呢?

    当然,这也只是美好想法,姑妄一试吧。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申博百家乐 真人百家乐 申博138 申博游戏平台
菲律宾申博在线360官网 申博亚洲赌场登入 www.138.bo 申博网址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现金网址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真人百家乐 申博娱乐开户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代理开户
太阳城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app下载